媒体称奥巴马访问孟买每天将花费高达2亿美元,

作者:拜仁赛程

  半个多世纪以来,被称为“世界屋脊”的西藏高原,发生着举世瞩目的历史性巨变;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11月2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在中期选举后开始新一轮亚洲之旅,对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等国进行访问。一名印度官员表示,奥巴马将在访问印度孟买期间每天花费2亿美元。

图片 1

  在120多万平方公里的雪域高原迈上富裕、文明、民主的康庄大道的征程中,活跃着一个功勋卓著的特殊群体——他们,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
  
  在首个“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前夕,几位亲历了雪域高原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大变革的老军人,共同回忆了那一段段难忘岁月。   

  了解奥巴马访问安排情况的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官员称:“美方将花2亿美元,这些钱将花在奥巴马访问孟买期间的安保、下榻和其他方面的开支上。”

  钱伟长与钱学森、钱三强在一起(右起)。2002年10月钱学森为祝贺钱伟长90华诞,复制了这张珍贵照片赠送给钱伟长。

  和平解放西藏——“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饭!”
  
  “武攻文备。”这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共中央对于如何解放西藏而作出的重大决策。
  
  “只有军事上准备好了,才有可能政治解决。”年近八旬的军事科学院原研究员王贵,当年以18军司令部侦察科见习参谋的身份随先遣队挺进西藏。
  
  为何将进军西藏的主力部队定为18军呢?“主要看重18军的作战历史。”王贵说,18军里不但有一批老红军、老八路军,军长张国华也是年轻有为。
  
  “张国华当军长时只有35岁。”王贵说,更为重要的是,张国华有远离主力部队、单独开辟和坚持一块新根据地的经验。

  包括美国特勤局特工、美国政府官员和记者在内的3000人将陪同奥巴马访问印度。来自白宫和美国安全部门的数名官员在过去的一周已抵达孟买,他们带来了直升机、一艘船只和高端安保设备。

图片 2

  
  1950年2月底,王贵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部情报处康藏情报站(不久编为18军侦察科),随先遣部队由成都向西藏挺进。
  
  “西藏山高路远,没有公路,山一个接一个。”王贵回忆,第一个爬的是二郎山,山顶有很厚的积雪,不时有人滑倒。
  
  王贵说,我们一边向恶劣自然条件挑战,一边还要同溃散的国民党残余部队作战。
  
  “在极度缺氧的环境中爬山,是个最费力的事儿。”王贵说,过二郎山时反应还不大,到了4300多米的折多山,很多人开始掉队。“我们负重几十斤,头疼、胸闷、喘不过气来。”
  
  王贵回忆:“我们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宁可在风雪中搭帐篷宿营,也不住喇嘛寺庙,这赢得了许多藏族群众和僧侣的欢迎。”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官员称:“除了奥巴马总统的贴身保镖之外,政府也许不会允许美国官员携带武器。邦警方有能力担负安保任务,他们将为总统车队带路。”

  在苏州中学念高中的钱伟长。

  几乎在18军进藏的同时,从青海、新疆和云南等地派出的部队也在积极准备向西藏进军。
  
  “在进军的同时,中共中央一刻也没有放弃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努力。”王贵说,但在国外反动势力的干涉和西藏分裂主义集团的阻挠下,西藏问题的和平解决走了一段艰难曲折的道路。   

  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已请求印度海军和空军在奥巴马访问孟买期间加强沿孟买海岸线和空域的巡逻力度。在奥巴马总统抵达前半小时,孟买空域将对除美国代表团乘坐的飞机以外的所有其它飞机关闭。该官员称,邦后备警察部队、警方突击队、驻孟买的国家安全卫队分队成员将为奥巴马的安保工作提供服务。

图片 3

  王贵说,为争取和平解放西藏,各级开展了一系列的政治争取工作。
  
  “比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展藏语广播,前线部队对藏军展开政治攻势,派遣人员入藏劝和,中国驻印度使馆人员同西藏地方政府官员接触等等。”王贵说。
  
  然而,西藏地方当局对中共中央派出的劝和代表加以阻止、软禁乃至杀害,决意关闭和谈大门,同时陈兵金沙江西岸和昌都、类乌齐地区,妄图以武力阻挡人民解放军进藏。
  
  “此时,中央及时实施了昌都战役,以打促和。”王贵说。   

  奥巴马和他妻子米歇尔所下榻的泰姬陵豪华酒店至什克拉直升机坪的地区在总统活动期间将被完全封闭。

  1942年钱伟长博士毕业典礼后留影。

  昌都战役从1950年10月6日打起,历时19天。“昌都战役是18军入藏后进行的第一个、也是整个入藏期间唯一一次大的战役。我们几乎没打多少硬仗,就全歼了藏军主力近8个代本(团),其中还有一个代本起义。”王贵说。
  
  “昌都战役的胜利,使西藏上层统治集团内部惊恐不安,一片混乱。”王贵说,一度被关闭的和谈大门豁然洞开。
  
  1951年4月下旬,西藏地方政府派出的和平谈判代表团抵达北京。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正式签订,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
  
  “和平协议签订后,各路部队开始向西藏和平进军。”王贵说,“1951年9月9日,我们先遣部队进入拉萨市区。这一天是藏族传统的‘雪顿节’,拉萨各界群众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入城仪式。”
  
  1952年2月10日,以18军为基础组建的西藏军区正式成立。7月,随着最后一支部队进驻亚东县,18军胜利完成了和平进军西藏的历史使命。
  
  平叛和民主改革——“边平边改!”
  
  1959年3月10日,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统治集团公开撕毁《十七条协议》,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全面武装叛乱。
  
  “应该说,这次叛乱,是由此前的局部叛乱升级而来的。”亲历了那段历史的原18军进藏干部魏克说。
  
  年近九旬的西藏军区原群工部部长魏克说:“《十七条协议》签订后,少数西藏上层反动分子已经预感到我军入藏将会动摇封建农奴制的根基。他们不甘心其‘西藏独立’迷梦的破产,在帝国主义和分裂主义的支持下,一心想要撕毁协议。”
  
  “代表人物是西藏地方政府中掌握实权的司曹(代理摄政)鲁康娃、洛桑扎西等,他们公然组织伪‘人民会议’,不承认《十七条协议》,想赶走进藏的人民解放军,企图挑起暴乱。后来鲁康娃和洛桑扎西被撤职,‘人民会议’被定为非法组织。”

 

图片 4

  
  1958年前后,西藏的局部叛乱逐步升级,最终演变成后来的全面武装叛乱。
  
  为了巩固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和西藏劳动人民的彻底解放,中共中央决定“彻底平息叛乱,充分发动群众,实行民主改革”。
  
  “和平解放初期,中央考虑到西藏的特殊性,曾提出‘六年不改’的方针。”魏克说,“叛乱加速了中央推进西藏民主改革的进程。”
  
  魏克回忆,1959年3月10日上午,达赖喇嘛准备到西藏军区大礼堂观看文艺演出,“突然,一些别有用心的反动分子在拉萨街头散布谣言:‘军区要毒死达赖喇嘛’‘军区已经准备好了直升机,要把达赖喇嘛劫往北京’。”
  
  “很快,2000多名不知真相的群众涌向达赖喇嘛居住地。”魏克说,“谣言搅得人心惶惶,商店纷纷关闭,市民抢储食物和饮用水。”魏克回忆。
  
  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委员、藏族爱国人士堪穷索朗降措被叛乱分子用石块砸死,尸体被用马拖着示众;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被打伤。携带枪支弹药的叛乱分子胁迫千余名群众上街同他们一道高喊“西藏独立了”“汉人滚出去”等反动口号。

相关资讯:
拜登称奥巴马已邀其再度担任竞选搭档
奥巴马演讲时遭观众扔书浑然不觉
奥巴马政府被指夸大欧洲恐怖袭击可能性

2002年6月钱伟长为上海大学毕业生授予证书。

  
  全面叛乱爆发!
  
  3月17日晚,叛乱首恶分子携达赖喇嘛等人出逃。
  
  3月26日,中央批准中共西藏工委组成3个军事管制委员会,分别进入噶丹、哲蚌、色拉三大寺内,进行平叛和改革工作。
  
  “我是噶丹寺的副军事代表兼副组长。我们30多位藏汉族的工作同志进入噶丹寺后,开展了一场反叛乱、反特权、反剥削的‘三反’斗争,并在‘三反’斗争的基础上,进行了民主改革。”魏克回忆。
  
  3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西藏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魏克回忆,为防止叛乱分子据寺顽抗,步兵包围了寺庙,并通过喊话争取寺内叛乱分子投降。
  
  “到4月10日,我们就初步分清了噶丹寺内哪些人参加了叛乱,哪些是爱国守法的喇嘛。”魏克说,“然后,我们召开大会,宣布释放了509名喇嘛,将参加叛乱的54名骨干分子进行集训,并收缴了45支枪以及大量叛乱文件。”
  
  魏克回忆,在“三反”斗争胜利的基础上,噶丹寺的喇嘛们经过充分讨论,一致要求废除寺庙的一切封建特权和封建剥削。
  
  “经过2年多的艰苦工作,民主改革取得伟大胜利。”魏克说,这一过程中,解放军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菩萨兵”。

 

  钱伟长一生传奇而磊落,年轻求学时弃文从理,只因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三钱”;时至晚年,他在上海大学倡导的学分制、三学期制都成为教育改革的里程碑……正如熟悉他的人所说的那样,“纯粹的爱国主义”是钱老的人生底色。
  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觉得33年前的镜头还在眼前。
  那次学术活动,师叔钱伟长丝毫没有大学者的架子,和蔼可亲地打招呼,称他为老戴,并嘲笑他越来越大的肚子:“就快要赶上我喽。”
  “就算赶上了你的肚子,也赶不上你肚子里的货。”戴世强的回答惹得钱伟长大笑不止。
  他甚至开始策划2012年的国际流体力学会议,准备跟他的朋友和学生一起,借机共庆钱伟长的百岁寿诞。
  “我原本以为,钱先生能活过百岁,如今,这一切成了泡影。”戴世强在博客里写到。
  九-一八后“弃文从理”
  钱伟长1912年生于江苏无锡七房桥村一个诗书家庭。因为父亲和叔父们皆为文人,钱伟长从小就浸淫在中国历史和文化中,饱读四部备要和二十四史,以及欧美名著译本。
  1931年,19岁的钱伟长,远赴清华大学求学,在四叔钱穆的建议下,他准备选择文史类专业。
  但入学后,“九-一八”事件爆发,当时全国青年学生纷纷罢课游行,要求抗日,这种爱国情绪激发了钱伟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弃文学理。
  “我听了以后就火了,年轻嘛。我说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要学造飞机大炮。我决心弃文学理。”数年之前,钱伟长回忆称,“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但入学物理考试5分的成绩让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把他拒之门外。随后一周的时间里,钱伟长执着的等候、说服让吴有训做了有条件的让步:试读一年,如果数理化有一门不到70分,就回文学院。
  钱伟长曾在个人回忆录中感慨:“这是我一辈子中一个重要的抉择。”
  钱伟长说他一门心思想着造大炮、造坦克,为国而战。一年后,他终于考到70分。毕业时,他成为了物理系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1935年,钱伟长考取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吴有训的指导下做光谱分析。
  为国家而留学
  1939年初钱伟长经香港、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讲授热力学。那一年,他考取了庚子赔款的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至加拿大。
  1940年1月,钱伟长等人被派往加拿大留学,但在上船后他们发现护照上有日本签证,允许他们在横滨停船3天中可以上岸游览参观。
  “我们同学当时决定,在日本侵略军侵占了大半个祖国期间,不能接受敌国的签证,当即全体携行李下船登陆,宁可不留学也不能接受这种民族的屈辱。”钱伟长在回忆录中说到。
  一直到1940年8月初,钱伟长等人第三次接到通知乘船去加拿大。他在甲板上起誓:我是为国家而去留学的。在太平洋航行28天,后改乘3天火车后钱伟长和同学一行抵达多伦多大学。
  似乎老天要对钱伟长的民族气节做出嘉奖,他入校的第一天就发现他和导师辛吉在研究同一个课题,于是他们一拍即合,花了五十天的时间,完成《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随即将论文寄到了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的手中。
  因为这篇论文,钱伟长蜚声美国,这篇论文和爱因斯坦等著名学者的文章共同发表在一本文集里,并得到爱因斯坦的赞誉。
  两年后,他转到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学院冯·卡门教授主持的喷射推进研究所工作,并与冯合作发表《变扭率的扭转》。冯·卡门曾说这是他一生中最为经典的弹性力学论文。
  这时的钱伟长在美国已经崭露头角,事业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光明,但抗战胜利的消息打破了局面——他执拗地想回国。
  虽然历经波折,但以想念妻子和儿子为由,1946年,钱伟长回到国内。
  1947年,钱伟长获得一个赴美从事研究工作的机会。当他到美国领事馆填写申请表时,发现最后一栏写有“如果中国和美国开战,你会为美国效力吗?”钱伟长填上了“NO”,最后以拒绝赴美了事。
  “三钱”谱写佳话
  新中国成立后,钱伟长开始从事行政工作,担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6年,在全国第一次自然科学规划会上,中央组织400多位专家教授,制定了新中国第一个十二年科技发展规划。就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大会战中,钱伟长和钱学森、钱三强一起,被周恩来总理赞誉为:中国科学界的“三钱”。
  但回到国内后,钱伟长、钱学森两位大师从事研究都少了很多,成果远不如在美国时。除了行政事务,他们都投入大量精力在教学上。
  “钱伟长他们那批学者都有类似的想法,他们认为做教学是更重要的事情。”钱学森的学生朱毅麟说。从那时起,学生们就经常听到钱伟长说:“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1957年6月,“反右”运动中,钱伟长因为此前“违背主流”的讲话,以及对清华照搬苏联模式的教学思想的批判,被打成“右派”。当时被打成“右派”的共有6人,只有钱伟长没有去北大荒劳动改造,原因是毛泽东保了他。毛泽东说,钱伟长是个好教师,要保留教授职位。所以钱伟长继续待在清华园里,但已没有上课的机会。
  “钱伟长先生的确敢于直言,敢于坚持自己认为对国家有利的东西。”朱毅麟说。
  从被打成“右派”到1966年的9年间,钱伟长先后为各方提供咨询、解决技术难题100多个。有人戏称他为“万能科学家”。他曾在李四光的恳求下,研究了测量地引力的初步设想措施;为国防部门建设防爆结构、穿甲试验、潜艇龙骨计算提供咨询……
  1968年,这位56岁的科学家又被分配到北京首都特钢厂做了一名炉前工。
  邓小平任命他终身校长
  “文革”结束后,钱伟长得到了平反。1983年邓小平亲自下调令,调任他至上海工业大学任校长一职,并写明此任命不受年龄限制。
  担任校长期间,钱伟长提出“三制”——学分制、选课制和短学期制,这些当时看来十分“前卫”的教改措施,如今许多已经成为高等教育的主流方式。
  钱伟长还倡议拆掉各系科、专业、部门,以及教育和科研之间的“四堵墙”,抓师资队伍、科学学制、办学设施等方面的建设,也抓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素质培养。
  1994年,上海工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和原上海大学组建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继续担任校长。他曾是全国在位的最年长的校长。
  就任大学校长的27年里,钱伟长一直是一名“义务”校长,不拿学校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自己的房子。
  “从钱伟长院士的沧桑经历中,我们能够深刻理解什么叫纯粹的爱国主义。”上海大学常务副校长周哲玮说。
  【名言录】   我一辈子就是这样,所以有人说我不务正业,今天干这个,明天又干那个。我说我是看国家哪方面需要我,我就力所能及地去干。我的基础好一点,有这个能力可以这样做。我可以临时开一个题目,保证三个月内就可以开展。
  我们培养的学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全面的人,是一个爱国者,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一个有文化艺术修养、道德品质高尚、心灵美好的人;其次,才是一个拥有学科、专业知识的人,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专门家。

  川藏、青藏公路——结束“世界屋脊”没有等级公路的历史!

    1954年12月25日,举世闻名的川藏、青藏公路同时全线通车,从此结束了“世界屋脊”没有等级公路的历史,也改变了西藏地区千百年交通闭塞的状况。

    而创造这一世界奇迹的,又是人民解放军!

本文由拜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