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载百名科考队员第3次出征北极,坚称言论自由

作者:专题聚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迪奥(Dior)中国5月29日向媒体散发一份正式声明,宣布:“鉴于近期莎朗·斯通失当的言论所造成的社会不良反应,迪奥中国现已决定,立即撤销并停止任何与莎朗·斯通有关的形象广告、市场宣传以及商业活动。”图为2007年6月16日,她在第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上的资料图片。

  7月11日,身披全新白色“战袍”的中国“雪龙”号预定上午10时从浦东外高桥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专用码头离“家”奔赴北极,执行中国第三次北极科学考察任务。此前,世界首个极地考察船专用码头——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在上海正式通过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这标志着中国极地考察船彻底结束多年漂泊无“家”的历史,拥有了自己的母港。

世界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针对美国知名影星莎朗·斯通日前对四川地震的“报应说”提出“求偿要求”的纽约华裔律师海明,7月7日晚收到对方回复,信中不仅表示海明及其客户对莎朗·斯通的言论、造成其精神损害的指控毫无根据,并在信中“教育”海明及其客户了解莎朗·斯通曾做过的慈善事业。

  十一日上午十一时,身披全新白色“战袍”的“雪龙”号从浦东外高桥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专用码头离“家”奔赴北极,执行中国第三次北极科学考察任务。

  “现在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学生不爱看书!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多看点书很重要,什么书都可以看”,昨日,世界著名华人数学家、“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首位华人获得者丘成桐来到广州。谈及中国学生的状况,他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学生虽然勤奋,但他们读的书未必有美国学生读的多,“美国好的学生看书的时间比中国学生还要多”。

莎朗·斯通日前在接受香港电视台采访时,语出惊人表示四川地震是中国镇压西藏的报应,引起轩然大波。海明代表其四川籍客户于5月28日发出“求偿要求”,指控莎朗·斯通严重伤害四川灾区民众的感情。

此前,世界首个极地考察船专用码头——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在上海正式通过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这标志着中国极地考察船彻底结束了多年漂泊无“家”的窘境,真正拥有了自己的母港。

“做学生首先要看书,多看点书很重要,什么书都可以看。

海明表示,他发出“求偿要求”后,莎朗·斯通本人一直没有回复,时隔一个半月却突然发来这样一封信函。海明表示,他不会改变他的立场,只要莎朗·斯通来纽约,一定告她。

经过改造的“雪龙”船,通讯导航设备得到整体更新,并安装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机舱自动化控制系统,科考实验室面积增加了近四百平方米,“雪龙”船的科技含量得到大幅提升。而且一些人性化的生活设施,如淋浴房、游泳池、篮球场等也正式启用,为征战北极的科考队员提供了更好的工作、生活环境。

我想现在的学生花在网上玩游戏的时间太多了。

莎朗·斯通的律师在信中指出,海明及其客户对莎朗·斯通的指控毫无根据,损害她的言论自由,并且违反公共参与策略性反诉法令(Anti-Strategic Law-suits AgainstPublic Participation,简称SLAPP),如果海明等人坚持对莎朗·斯通提出指控,莎朗·斯通将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据悉,第三次北极科考是中国北极科考史上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一次,科考日程为期七十五天。根据行程安排,“雪龙号”十一日上午从上海港起航后,将途经日本海进入白令海,考察白令海、白令海峡、楚科奇海、楚科奇海台、加拿大海盆等海区,仅在美国诺姆港停*,进行仪器检修,并计划于九月二十五日返回上海。

美国好的学生看书的时间比中国学生还要多。因为他们在中学、大学都要写研究报告。”

莎朗·斯通的律师还表示,她当初的言论并非针对中国人民,是被断章取义,而且被不择手段的媒体利用。莎朗·斯通的律师在信中强调,希望这封信可以起到教育海明的作用,并希望他把学习到的有关莎朗·斯通慈善事业的知识教育他的客户,使大家更了解莎朗·斯通的行为和动机。

这次北极科考除考察北极气候变化对中国气候变化的影响外,还包括北冰洋的独特生物资源和基因资源、北极大气污染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情况等。此外,科学家们还将开展北极地质和地球物理研究,科研人员将使用重力仪和磁力仪等设备对北极的海底构造及资源分布进行研究。

谈教育:

据介绍,此次乘“雪龙”号出征北极的科考人员中,包括三十七名船员、七十六名科考队员(其中包括四名外国科考专家),大多是各个科研领域的精英人才。

“学生数理化的基础比以前差了”

 

尽管中国人一向以重视数理化教育为自豪,但身为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丘成桐却认为,中国的数理化基础教育并不见得比美国好,“美国好的中学,数理化教育比中国要好得多,因为美国的中学更注重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他表示:“美国学生虽然也考试,但考试不是他们主要的目标,而中国的中学现在基本上还是以考试为目标的。”

丘成桐认为,现在中国的学校甚至比起十多年前还要重视考试,“学生数理化的基础知识也比以前差了”。丘成桐表示,他现在每年都会带中国学生,“中国科技大学、清华、北大、浙江大学的都有,这些学生里也有很优秀的,但一般来讲,他们基本的训练比不上10多年前的学生。”丘成桐认为,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在中国考试考得太过分了,结果学生只学要考的部分,不考的东西就不学。”

学生不看书玩游戏最糟糕

本文由拜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